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网 > 幽默故事 > 爆笑网文 > 正文
老农点评《东邪西毒》

  一位老农自从1995年遇见一部叫《东邪西毒》的电影,一直不能释怀,因而写了几段文字点评一番,下面是原文:

  自从俺看了《东邪西毒》N年之后听人说,这部电影用金庸的瓶子装上古龙的酒,让一个叫王家卫的酒保摇晃出醉生梦死的境界。

  第一次看见杀手中介个体户欧阳峰出场,完全没有所谓梦死醉生的气氛,这丫脸色黝黑噌亮一副几年没洗过澡的埋汰相,坐在那儿一边眨巴着贼么精亮的小眼珠子一边笑容可掬的劝客户买凶杀人,看上去和一个在圩场上贩卖鸡蛋桔子猪头肉的朴实善良精于算计的农民同志别无二致。他抿着嘴笑起来的时候,嘴边两道一本正经的小胡子挑 动着比较性感的嘲弄的表情,很像长着四条眉毛的陆小凤同志。在古龙的书里,陆小凤朋友的老婆好奇的问他为什么不把嘴边那两条可笑的眉毛剃掉,陆小凤笑着回答,因为不想有负于朋友。如果剃掉胡子,朋友的老婆一定会跟我跑掉。当时俺就觉得,如果欧阳峰剃掉胡子再拾掇拾掇换身干净衣裳,说不定也有很多女同志哭着喊着要跟他跑掉。总之,这个衣衫褴缕面相奸诈长得颇像陆小凤的农民同志一下子赢得了俺充满亲切的好感。


  接下来,欧阳峰的老朋友黄药师披着一头飞扬的长发带着一坛美酒飘然到访。这个人本来应该是所有出场人物中最最英俊潇洒风光无限风流倜傥健康向上的一位,可惜他和欧阳峰碰头后不久就因为喝了那坛叫做醉生梦死的酒而变成了一个吃嘛嘛香干嘛嘛不灵的失意症患者。 本文来自嘘嘘乐

  欧阳峰当然没打算去碰这坛酒,按他的话说,对於太古怪的事物他向来没什么兴趣。照俺的理解,对于名字听上去很小资的东东就算有兴趣也得离远点,像什么醉生梦死,蓝山咖啡,血腥玛丽之类的,喝一口就他妈贵得要死,这得卖多少篮鸡蛋猪头肉才赚得回来啊。

  欧阳峰对黄药师进行了简单的IQ测试之后发现朋友的脑子确实被酒精洗干净了,无奈之下只好收留他住下。姓黄的这丫平日胡吃闷睡之余还跑到外面看看风景练练身手顺便杀了一票和他无冤无仇的马贼,日子过得甚是写意。如果没什么意外发生俺估计他就打算在欧阳峰这儿养老了。好在人算不如天算,没多久这厮在欧阳峰店内接连撞上两个仇家,让人捅了一刀差点儿嗝儿屁着凉,总算明白此地不可久留,于是养好伤后拍拍屁股骑上马一溜烟的朝着东边归去了。这丫大脑一片空白倒还挺记得回家的路。感情就是诚心诚意来这儿骗吃骗喝的。

  俺要说一句,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试过什么叫损友。欧阳峰同志曾经说过,他的职业就是帮人解决麻烦。他当然也有能力帮助自己。马贼到达的日子尚有一段时间。两个仇人中明显不好对付的是那个双重人格分裂症患者,这人本来是个单纯美丽的名门大小姐,自从在某个美丽的黄昏被黄药师晃点之后大脑左右垂直分裂成分别自称慕荣焉和慕荣燕的两兄妹。他们二人轮番上门找欧阳峰倾生意,具体情况是慕荣燕爱着慕荣焉,慕荣焉爱着黄药师,慕荣燕要欧阳峰杀了黄药师,慕荣焉要欧阳峰杀了慕荣燕,慕荣焉和慕荣燕都声称如果欧阳峰不好好办事就杀了他。

  遇上这种情况换了别人估计迟早跟着疯掉了。还好欧阳峰的神经向来就不是那么纤细小资型的。他整天不慌不忙的和慕荣燕对着一个旋转着的很有催眠效果的鸟笼说话,顺便给她灌了点酒,然后站在黑暗背光的走廊上扮成黄药师对她做终级心理暗示治疗,循序渐进的逼出了对方隐藏在分裂人格之后的本体。这一段看得俺很累。俺实在没想到那年头做杀手中介还要兼任心理医生。
  
  俺对《东邪西毒》也就这点想法,希望各位大侠多指教呀!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