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故事网 > 幽默故事 > 爆笑网文 > 正文
大话三国之三顾茅庐(五)

  室内摆着一张麻将桌,麻将尚未收拾;满地烟头,烟味尚未散尽。
  从后堂缓缓踱出一麻脸瘦子,撒着拖鞋,伸着懒腰,打着呵欠:啊昨夜麻将声声,浓睡不消烟酒,试问卷帘人,应道‘三缺一’依旧,知否,知否,不是某想赢钱,是有人喜欢把钱输给某!
  先生,门外有三个人非要见你。书童从门外匆匆走进,说。
  啊?三个人?三缺一?难道崔州平、孟公威、石广元三个家伙这么快就想来翻本?他们那里搞来的钱?不成又要给我打白条吧……
  话未说完,门外已经轰隆隆闯进三条大汉。
 麻脸 瘦子抢上前去,紧紧握住中间一个大汉的手,躬身连道:幸会幸会,原来是三位新客。哈哈,只要不是崔州平那几个穷鬼就好。
  长耳大汉声音洪亮而谦逊:在下刘备,乃是刘备关羽张飞武装抢劫笑脸诈骗投机倒把偷鸡摸狗无恶不作(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兼首席执政官。
  哦,原来是刘总,久仰久仰。不知三位想玩那一种,是现金还是支票?
  先生玩笑了,我乃汉室宗亲,中山靖王之后,怎么能光天化日之下违反国家法律,行此赌博苟且之事?我等此次来访,是因为天下大乱,我们有志破贼安民,澄定乾坤,恨力不能,所以想请先生出山。
  我是鱼,先生就是水,我一日不得先生,一日不能安睡呀,先生,呜呜呜……汉朝江山,眼看改色,我夜不能寐呀?呜呜呜……先生食汉家之粟,读圣贤之书,怎么能对此无动于衷呢?呜呜呜……
  哇,敢情刘总玩的是期货,来来来,这边来,此处不是说话之所,内室里详谈。麻脸瘦子把长耳大汉引进内室,合上门,破口大骂,刘备,我招你惹你了?一见着我就哭?我的名声全让你给毁了!
  你知道后代人怎么评价我吗?聪明倒是聪明,可全是小聪明,笨到跟了一个好哭佬,能成大事吗?累死活该!你瞧瞧,都是你给我找的麻烦事儿!还食汉家之粟呢,高校改革早就改成自费了,我的三个文凭全是自己掏钱拿的!现在种一点田,汉献帝倒是老说只收5%的农业税费,可有什么用?刘表那个挨千刀的,每年的荆州提留费非把你收死,我要不是靠跟他手下的几个局长打牌赢一点回来,加上写写黄色小说赚点稿费,我还活不下去了呢!昨天还上我这儿要过钱,叫什么扫黄打非荆州公民捐助费,我KAO ,这不是断了我的活路还要我出钱庆祝吗?
  先生息怒,容我慢慢讲来。
  首先,三顾茅庐也不是我所愿意的呀,你当我情愿哪?没办法,剧本是就是这么写的。别说我不情愿,我看各路豪杰没有那个会情愿的,还不是罗贯中那个傻逼,一脑子的文人情结,做什么三顾茅庐的知识分子白日梦,你看人家孟子那么大的学问,摇唇鼓舌,还不是灰溜溜地自费去找君王献计献策,又灰溜溜地自费回家,偶尔文人情结一抬头,想摆一下酷,就被无情地击碎幻想所以,先生你还是好好珍惜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吧,不要等到机会擦肩而过,又说什么‘曾经有一份真正的摆酷机会可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如果老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要对刘使君说三个字我跟你如果一定要给这份感情加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类的屁话!
  刘总教导的是!
  第二,我刚才在外面之所以要那么说,要哭,就是因为是在不同的环境,旁边有不同的人,按照马克思的话,这叫做‘典型环境下的典型人物’。对待他们那些粗人,就要用宗教形式来麻醉他们,至于对先生这样的聪明人嘛,我不妨说得直接一点本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宾,莫非王臣,简单点说,就是,这天下的银子和女人,本来都是属于我们刘家的;可以如今,天下大乱,群雄纷争,说得简单一点,就是曹操、孙权、马腾、张鲁等人,抢走了我们刘家的银子和女人,所以我们要把它抢回来,可是本领不够,要请先生出山襄助。到时候,当然银子和女人,先生也大大的有份。
  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你早说嘛!
  第三,先生出山要什么条件,一切好谈,好谈嘛。不过先生也应该拿出货色,史书上叫‘隆中对’什么的,你总该准备了吧?
  正当此时,门外黑脸大汉和红脸大汉冲了进来,嚷道:这么半天还不肯跟我们走,大哥,砍他吧!
  大哥,这里阴暗潮湿,又没有MM可看,不如把他拖回新野县政府,慢慢再谈不迟。
  长耳大汉道:嚷什么嚷什么?恐龙马上要做‘隆中对’,你们还不好好听着?先生请继续讲。
  麻脸瘦子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开讲,红脸大汉又道:不对吧,应该先给我们看张什么天下形势示意图才对?
  哦,是吗?我记不太清了。要么先拿出来给大家看看也无妨。干大事何拘小节?麻脸瘦子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卷轴,哗啦一下打开,只见密密麻麻画了一片,顶上面赫然写着五个大字:大盘分析图。
  听好了!自董卓公司上市以来,股市豪杰并起。曹操控股资金不如袁绍基金,而竟然能挤垮袁绍基金,不仅因为它有军工企业作为后盾,更因为它有外国公司派驻的智囊团帮忙。现在曹操控股已经拥有几百亿资金,更兼有控制了汉献帝,挟证监会以令诸股民,此诚不可与争锋也。孙权集团控制信息产业,已经很久,垄断经营,利润丰厚,现在网线已经遍布全国城乡,此可用为援而不可图也。荆州实业,生意做得很大,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如此爽气的公司,刘表居然不拿去上市圈钱,这莫非是老天投资给刘总的?刘总岂有意乎?益州农林(集团)有限公司,沃野千里,天府之国,是高祖刘邦起家创造一代股市神话的公司;可是现在它的总裁刘璋,纯粹是个低能儿,公司大笔的资金,却不知投向何处,高层员工都渴望得到新的总裁。刘总您既然是国有企业出身,信义著于四海,总揽英雄,思贤若渴,如果能兼并荆州实业和益州农林,继续其在传统领域的垄断地位,再得到西边罗马帝国大财团的支持,南边海上走私帮的协助,外结孙权集团,内修政理,待股市有变,则命一高手以荆州实业的资金冲击曹操控股的宛、洛版块,刘总亲自用益州农林的资金挤压曹魏控股的秦川版块,如此如此,大小股民,有不箪食壶浆以迎刘总者乎?诚如是,则大业可成,汉室可兴,救天下股民于倒悬也。此亮为刘总谋者也。惟将军图之。黑脸大汉和红脸大汉哈哈大笑,高人,高人!
  这时长耳大汉突然又说:先生之言,顿开茅塞,使备如拨云雾而睹青天。但荆州实业、益州农林,都是汉朝国有企业,备安忍夺之?
  黑脸大汉、红脸大汉面生着急之神色,正欲开口,只听麻脸瘦子又说:如今天下大乱,刘璋刘表,虽为国企,但必难自保,刘总您亦为国企,兼并彼二者,正是它们的幸运呀;否则,您不兼并它们,它们迟早也会被曹操这等资本家霸占,汉家国有资产,自高祖刘邦以来,历400 余年,凝聚了多少工人的血汗,刘总身为汉室宗亲,忍心让它流失于一旦吗?
  说完最后这句话,麻脸瘦子和长耳大汉相视一笑,携手走出厅堂;身后,黑脸大汉和红脸大汉早哭成一片,大哥,你要为社稷着想啊!
  门外,晚霞如火。
  一段骇人听闻的三国故事,从此开始了。

0
0
 
广告
广告